黄道十二宫杀手:佛播了求解美头号悬案死亡密码

未解之谜 — 2022研究世界未解之谜,解密人类未解之谜!

首页 > 奇闻怪事 >黄道十二宫杀手:佛播了求解美头号悬案死亡密码

黄道十二宫杀手:佛播了求解美头号悬案死亡密码

来源:未解之谜(www.49363.com)    发表时间:2015-07-15 08:11 编辑:

凶杀案发后约5个月,当河滨市大学图书馆一位清洁工清理储藏室里的桌椅时,在一张折叠式课桌上读到了一首小诗。这批桌椅是头年12月放寒假之前收进储藏室的。作者用蓝笔将诗刻写在木质的桌面上。全诗意译如下:??

厌倦了生?亦不愿死?插进,拔出?拭净刀刃?如果那红色?能被拭去?血在喷?在滴?在流淌?溅满她那崭新的衣裙?哦,天哪?总算是红色?不管怎么样?生命被一点一滴地抽干?抽入那莫名的死亡?她不会?死去?这一次?有人会找到她?那就等到?下一次吧

《河滨市商业报》在彻立·乔死后六个月刊登了一篇关于此案的文章。第二天,警察们又收到了一封凶手写来的新信件。这是一封用铅笔随手写出的信,信纸只有一张普通的三孔活页纸,标题的字迹大而潦草,从左边竖着写下来,写的是:“贝茨必须死,还要死更多。”活页纸每行的线条是蓝色的,信的底部有一个很类似数字2或者字母Z的符号,信封上贴着两张四美分的林肯头像邮票,付了双倍的邮资。另外还有两封信件也表明“贝茨必须死”。一封信寄给了《河滨市商业报》,另一封寄给了约瑟夫·贝茨。??河滨市大学图书馆谋杀案,虽然和黄道十二宫杀手的犯罪惯技并不完全相同,但是约翰·道格拉斯也认为 “贝茨被杀至少是黄道十二宫系列谋杀案的一部分,如果不是他第一宗谋杀案的话”(《顶级悬案》第271页)。对于犯罪惯技上的差异,约翰·道格拉斯的解释是河滨市立大学图书馆谋杀案的发生时间比较早,很可能是黄道十二宫杀手初期犯下的案件。凶手在这时犯罪经验较少,对犯罪惯技的运用还处在摸索的阶段,还需要总结经验、改进手法。

加利福尼亚刑事鉴定和调查局的著名笔迹专家舍尔伍德·毛利尔在对河滨市大学图书馆书桌上刻写的字迹、写着“贝茨必须死”的信件上的笔迹和“黄道十二宫信件”上的笔迹进行鉴定后,也得出了笔迹相同的结论。但是,河滨市警署对此组织的笔迹鉴定,结果却显示笔迹不符。据此,河滨市警署得出结论:河滨市大学图书馆谋杀案的凶犯与黄道十二宫杀手并非同一人。所以,该案最终并未被官方确认为“黄道十二宫连环杀人案件”中的组成部分。

二、凯瑟琳·琼斯(Kathleen·Johns)绑架未遂案

1970年3月22日,星期天,家住位于加州南部距离洛杉矶东北65英里的圣伯纳迪诺的23岁的少妇凯瑟琳·琼斯,决定带着10个月大的女儿詹妮弗,离家前往加州北部距旧金山西北35英里的佩塔卢马,去探望生病的母亲。因为有将近500英里的路程,而她当时又已怀孕7个月,所以决定傍晚出发,这样小詹妮弗就会在车上睡觉,她便可以专心一意地开车了。果然,上路不多久,孩子就开始睡觉。?

将近午夜时分,凯瑟琳已经到了旧金山东面85英里处的莫德斯托。她从99号高速公路转到132号。地处僻壤的132号只有一来一往两条车道,很少有车经过,但是沿132号往西20英里,便可接上州际5号高速公路,那里离旧金山只有60多英里。?

这时,凯瑟琳看了一眼后视镜,注意到另一辆车正紧随其后。很快,后面的车接近了凯瑟琳的车尾。凯瑟琳驾车往路边挪了挪,让会后面这辆车从她的车旁边开过去。突然,那辆车开始在凯瑟琳的车后面又闪灯又鸣笛示意凯瑟琳停下。但凯瑟琳当时并没有理会。于是,那辆车加速开进旁边的车道,和凯瑟琳的车并排走了一阵,司机打开车窗向凯瑟琳叫喊,意思是她的车后轮松了。但凯瑟琳不敢荒无人烟的地方停车,她一直开到5号公路旁,能远远地看见一家加油站了,才停靠路边。另一辆车也紧跟着停在后面。

一个“胡须剃得很干净,穿着也十分整洁”的男子走下来车来,左右握着一个铁钳。他用和蔼友好的口吻告诉凯瑟琳,她的左后轮松动了,他可以帮她拧拧紧。凯瑟琳事后回忆说,“这名男子貌似是个可以信赖的人,完全看不出什么异样。当时我还以为他是个服务生,看起来那么整洁利落。”凯瑟琳没有下车,门窗紧闭地坐在车里,她实际上看不见那名男子到底在干什么。过一会儿,这名陌生男子对凯瑟琳说车已经修好了。然后,他就回到了自己的车里,并开动了车回到了高速公路上。他先开走车,凯瑟琳才又开车上路。刚走了20多英尺,凯瑟琳车的左后轮胎变旋转着飞了出去,落入路旁的杂草中。凯瑟琳关掉引擎,没顾得上拿钥匙,就从车里跑出来,她一时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那名陌生男子的车又出现了,并在凯瑟琳的车前停了下来。这名男子走下车来,主动提出送凯瑟琳母女去不远处的服务站。于是,凯瑟琳抱着小詹妮弗,坐进这名陌生人的车里,车刚开动,凯瑟琳才想起车钥匙忘了取下来。那人微笑着又回去替她取来钥匙。但是车启动后,这名陌生男子却没有在那家服务停车,而是一直往前开停车,开过了几个出口,驾车驶下了高速公路,驶入了一条崎岖不平的乡间小路。

凯瑟琳感到有些异样,就问:"你是不是经常像这样在路上帮助别人?"这名男子回到说?"当我帮了他们之后,他们就不再需要任何帮助了。"凯瑟琳后来形容那人的声音单调、冷漠,无抑扬顿挫,也不带感情色彩,就只是一个一个的字从嘴里迸出来。又过了一会儿,这名陌生男子突然对凯瑟琳说:“知道么,你会死的。知道么,我会杀了你。”接着他又说:"我要把小孩从车窗扔出去。"这名陌生男子驾着车,载着惊恐不安的凯瑟琳在如迷宫般曲折错杂的车道上游荡着,一路上,这名男子要么沉默不语,要么偶尔转过头来看凯瑟琳一眼,并重复着那句话:“知道么,你会死的。知道么,我会杀了你。”在这条漆黑的乡村公路上,陌生人就这样开车载着凯瑟琳,开了近两、三个小时。

而此时,求生的欲望战胜了凯瑟琳心底的恐惧,她开始仔细打量陌生人,并考虑如何逃跑。她首先注意到的是,那人的鞋擦得锃亮,不时反射出车里车外大大小小的灯光,"不是普通的靴子,而是海军穿的那种款式。事实上,他全身上下都是海军风格的打扮。"他身着一件深蓝色的尼龙风衣,一条毛料的黑色喇叭裤,戴一副黑色粗框眼镜,用一根从脑后绕过的细橡皮筋加以固定,棕色头发,剪着海员式发型,脸颊上留着痤疮的疤痕,约166磅重。与他整洁的穿着相反,车里却是乱七八糟,纸张、书、衣服到处都是。大部分衣服是男人的,间杂着几件带花纹的小号T恤衫,就像是8岁至12岁孩子的尺寸。他开着开一辆美国国产汽车,浅色、双门,款式较新,加利福尼亚牌照。

当他们快到一个"停止"标牌时,车陡然停住了,这名男子不小心将车开进了高速公路的驶出匝道,凯瑟琳立即抱起女儿推门跳出车,冲到路的另一边,穿过一小片空地,钻进杂草丛生的灌溉渠。凯瑟琳趴在干涸的沟底,把詹妮弗紧紧地贴在胸口,生怕她发出什么声响。很快,陌生男子手持电筒下得车来,他冲着旷野大喊了几声:"回来!回来!"这时,一辆旧双轮拖车从高速公路上开了过来,拖车的司机看到了来回晃动的手电光,他一面下车一面问怎么回事,陌生男子没有回答,马上跳回车里踩足油门消失在黑暗中。?凯瑟琳抱着孩子从灌溉渠里走出来,搭了另外一辆路过的车,驾驶员是一名妇女。这名妇女将凯瑟琳送到了一个小镇的警察分署,里面只有一位老警官在值班。老警官听完凯瑟琳的故事后,变得脸色刷白,大概在这种乡间小镇很少发生如此离奇的事。老警官开始例行公事地填写一张表格,他让凯瑟琳尽可能详细地描述那个陌生人和他的车。

凯瑟琳一边回答老警察的提问,一边漫不经心地打量这间不大的办公室。忽然,她的目光滞留在张贴栏中的一张通缉令上。?"哦,我的上帝!就是他,这就是他!"她指着旧金山警方根据目击者和被害人中的幸存者的描述绘制的黄道十二宫杀手模拟画像。

老警察吓将凯瑟琳母女俩带到附近一家餐车饭店。然后,老警察接通了公路巡警,让他们帮助去寻找凯瑟琳的汽车。过一会儿,巡警回电说那里没有车。又过了一会儿,巡警报告说他们在另一条路上找到凯瑟琳的汽车了,但已被彻底烧毁--连同所有可能的证据。?

三、多娜·莱丝(Donna· Lass)失踪案

多娜·莱丝是一名内华达州的一名护理员。她是一位年仅25岁的美丽的棕发女郎,家住内华达州的塔霍湖区,。1970年9月6日,那天,多娜原本应工作到下午2点,但是在1点40的时候,她护理完了最后一个病人后,就音信全无。第二天早上,人们发现她的工作制服和鞋子被放在他办公室里的一个纸袋中,她的汽车停在她的公寓,但并未见到任何挣扎的痕迹,只发现她的衣服和钱包不见了。据说在多娜失踪的当天,一位身份不明的男子多次打电话给多娜的雇主和房东,通知他们多娜最近不能回来,因为她家里有人生病了。但是警方通过调查,发现多娜的家里在她失踪的前后并没有人生病,所以打电话的人其实是在说谎。“黄道十二宫连环杀人案件”的一些民间研究者认为:多娜·莱丝是黄道十二宫杀手的又一位被害人,而1971年3月22日,星期一,《旧金山纪事报》收到的那张明信片上,暗示的就是这起悬而未决的失踪案,失踪的多娜·莱丝就是被黄道十二宫杀手杀害后,埋尸在明信片上所显示的松树林。

除了上述疑似被害人以外,还有许多悬而未决的疑案被“黄道十二宫连环杀人案件”的一些民间研究者归结到了黄道十二宫杀手身上。其中罗伯特·格雷史密斯在他所著的纪实文学作品《十二宫》中总结的疑似被害人有49人之多,限于篇幅就不一一列举了。

疑似嫌犯

正如“开膛手杰克”一案那样,“黄道十二宫连环杀人案件”虽然扑朔迷离,但警方和该案的民间研究者们还是挖掘出了一些可能犯罪嫌疑人,甚至其中的某几个人的犯罪嫌疑还很重。

一、 头号犯罪嫌疑人——阿瑟·雷·艾伦

此人曾一直是旧金山警方公认的头号犯罪嫌疑人,罗伯特·格雷史密斯也认为他的犯罪嫌疑最大。

(一)令人生疑的人生经历

作为“黄道十二宫连环杀人案件”的头号犯罪嫌疑人,阿瑟·雷·艾伦的主要经历包括以下方面:

1933年12月18日,出生

从小在瓦列霍郡长大,毕业于瓦列霍中学(情人小径谋杀案中的被害人大卫·亚瑟·法戴尔也是就读于瓦列霍中学)

1948年—1951年,就读于瓦列霍大学,主修文学专业,并获得了第一个学士学位。

1951年—1953年,在瓦列霍打零工,曾经做过保安。

1954年—1960年,就读于加州理工大学,主修初等教育专业,并获得了第二个学士学位。

1957年:参加美国海军,驻防在美国西海岸。

1958年6月15日,被瓦列霍警察局逮捕,罪名是扰乱社会治安。但是到了7月8日,此项指控又被撤销了。

1958年12月,被美国海军开除。

1959年——1965年,获得了教师资格,先后在加州多家小学执教。在此期间,曾因为非法携带武器被学校解聘,也曾在一次摩托车事故中腿部受重伤。

1966年—1968年,回到了瓦列霍,并在当地的小学执教,但是因为性骚扰一名学生而被学校解聘,回到父母在瓦列霍的家中,同父母一起生活。

1968年12月,他母亲送给他一块瑞士品牌手表——佐迪亚克手表作为圣诞礼物(但是据他的兄弟说,那块佐迪亚克手表是他母亲于1967年12月送给他的。)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猜你喜欢

最新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