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m.49363.com

网站地图

未解之谜网_世界未解之谜从这里开始解密!

朱棣迁都之谜 为什么急于把国都迁到北京(5)

 更新时间:2015-04-09 07:52

  即位诏书按照新君登基的惯例,罗列了一大串赦免与宽仁新政。但颇为耐人寻味的是,作为一份针对全国性的政治纲领性文件,诏书特意谈到处理北京地 区匠户的办法:见起在京做工人匠,有二丁三丁者放回一丁,四丁五丁者放回二丁,六丁以上者放回三丁,其单丁应役二年之上者,放回休息。内有犯罪被刑剜剌, 已成残疾者,即与开除本身差役,全其余生。其无知小人挟仇妄指平人为匠者,今后有司宜严加禁止,违者罪之。

  诏书中的“匠”,是指入匠籍人口。匠籍与军籍,是明代较低的一个社会等级,这两籍之民,不得应试,并世代承袭。诏书中也清楚地说明,匠籍中,还包含了犯罪者, 永乐初迁徙的罪犯,就应当入了匠籍。同时,也有平民被诬陷入匠籍者。


 

  在永乐年间大规模向北京转移的人口中,仅一次就迁徙南京匠户5000入京(约2.5万人),加上作奸犯科被贬入匠籍者与及被划入匠户的人口。在京城中,匠人是一个有四五万之众的庞大底层人群。显然,这个群体是极其容易滋生不满乃至于引发政治动荡的。

  诏书中的“放回”,当指脱离差役。这是宣宗极大的恩赦,抚慰京城底层劳役群体长期营建北京、山陵工役的不满。在应对了匠人劳役问题之后,宣宗在即位第二天,进一步赏赐京师军、匠两籍:上以京师见役军伍、匠,劳勤日久,人赐绵布二匹钞、五锭鞋二双。

  就明代的军籍民人而言,尽管不能脱籍,也不能参加科举,但军队支配有大量田产,军士也享有一定的屯田数目。由此,也可以理解宣宗在安抚北京军、匠两籍上的举措不一。对于匠人,宣宗高调赦免劳役并有所抚恤,对于军籍,则是赏赐财物。

  随后,宣宗对北京地区的民人,进行了更大规模的恩赏,人数多达三十二万九百五十人,赏银九十六万三千八百二十九两。明初,一两银子可购大米二石,以今天的标准换算,一石约为94.4公斤。这也可以进一步说明宣宗恩赏力度之大。

  非但如此,恩赏遍及权力机构运作的所有相关部门人员。宣宗的这一行动,相比起对匠户与军户安抚措施来说,不仅规模更为宏大,牵涉社会各阶层的人员更为广泛,它甚至还针对在京的朝贡使臣及其庞大的随从赏赐。

  在宣宗即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连续三次对京畿之内的民人,进行政治赦免与恩赏,这一态势,足以说明的宣宗所继承的北京城,远不是那么那么太平。

朱棣迁都之谜 为什么急于把国都迁到北京

  宣宗所应对的问题,不仅仅是来自乐安州汉王朱高煦的挑战,他更为忧心的,应当是这个沙盘之上的北京城的断裂。明宣宗所作的一系列努力,换取了短暂的回报。

  1426年,朱瞻基亲征叛乱者朱高煦。在讨逆之前,朱瞻基事先公布朱高煦的罪行,其中一项,是乐安州使臣要求皇帝诛杀户部尚书夏原吉。而永乐、 洪熙与宣德三朝重臣夏原吉,正是宣宗即位之际京城各项仁政的执行者。朱高煦的谋反理由,显然是对成祖靖难起兵的拙劣模仿。京城之中,出现了空前一致的团 结,民人为朝廷主动提供战马者,不在少数。

  对于北京城来说,一年前的人心汹汹,似成过去。明宣宗的平叛工作,进展得也相当顺利,大军兵临安乐州,朱高煦出城受缚。随后,宣宗在军界查出山 东都指挥使靳荣、天津卫镇守都督佥事孙胜、山西都指挥张杰、杨云等与朱高煦勾连,这些都是军中的高级将领,而整个朱高煦谋反案,总共被诛杀者640余人。 人数之众,大概是明洪武蓝玉案之后,牵涉军界高层最为广泛的案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