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m.49363.com

网站地图

未解之谜网_世界未解之谜从这里开始解密!

美国用死尸造现代版木乃伊 23年未腐烂

 更新时间:2020-06-11 00:14

  为了揭开埃及木乃伊千古之谜,美国的科学家在实验中利用捐献给科学事业的死者遗体打造了一具现代版的木乃伊。现在,23年过去了,这具现代版木乃伊仍没有出现任何腐烂的迹象。

过把古埃及人的瘾

  23年前,一名死于中风的70多岁男性捐献者的遗体,被转交到美国长岛大学埃及古物学家鲍勃·布莱尔和马里兰州立解剖学委员会负责人罗纳德·瓦德手上。在将所有器官摘除并进行浸酸处理后,布莱尔和瓦德把这具尸体埋入数百磅冰碱(主要由碳酸氢钠和盐构成)之下——时间为30天,目的是让尸体脱水。

美国用死尸造现代版木乃伊 23年未腐烂

  将浸水的冰碱清理之后,布莱尔和瓦德又在干尸表面喷上了乳香和没药树脂。经过这样一番处理,最终呈现在二人面前的尸体怎么看怎么像是好莱坞大片中的一个怪物,而实际上呢,它却是第一具可信的具有古埃及风格的

木乃伊。算起来,埃及木乃伊的历史已经有2000多年了

  为了真正再现古埃及人制造木乃伊的过程,布莱尔和瓦德可谓花了不少心思:布莱尔特意请来了几名宗教人士,在使用亚麻布带紧紧包裹尸体的时候,这些宗教人士要为死者祈祷。如果传说中的古代咒语确有其事,死者的灵魂将是永生的,它会穿过变化莫测、危险重重的埃及地下世界,并再次与来世不灭的身体结合在一起。在所谓的来世,他可能正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已然枯萎的肉身。

  毋庸置疑的是,他会为眼中看到的景象感到骄傲的:由于布莱尔和瓦德所说的“如假包换的现代木乃伊”的问世,人们得以知道失传已久的埃及木乃伊的制造工艺,而对于研究古尸的科学家来说,这具现代木乃伊的价值显然是无法估量的,它无疑充当了研究之旅中的领路人角色。

遭遇挑战终获得成功

  在布莱尔和瓦德发现木乃伊制造技术之前,还没有一个人知道古埃及人是如何成功保存他们遗体的,此外,2000多年来也没有一个人做过这种尝试。虽然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曾在其历史著作中将这种可怕仪式的大致过程附之笔端,但真正参与其中的牧师和尸体防腐者却没有留下任何记录。

美国用死尸造现代版木乃伊 23年未腐烂

  布莱尔表示,似乎没有一个人相信现代人仍能找回失传已久的木乃伊制作技术。他说:“来到埃及后我才发现,没有人真正知道木乃伊是如何制作的,也没有人谈论这件事情。因此我才意识到,只有亲自制作一具木乃伊,才能解开这个千古之谜。”

  然而,还是有很多问题等待他们给出答案。此如说,如何通过腹部的一个小切口将所有器官取出?如何放血?但最大的挑战可能还是如何将大脑摘除?过去的时候,布莱尔也曾对数百具木乃伊进行过检验,并为它们的骨骼拍摄X光照片,试图解开其中的玄机。但在摘除大脑这个难于触及的器官时,他却陷入了麻烦。很显然,完成这项工作光靠信心是远远不够的。

  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尝试和失败之后——试图利用一把钩子地将大脑从鼻子中“钩”出来——布莱尔和瓦德最终决定上演更为“暴力”的做法。布莱尔解释说:“我们不得不做的是将一个长的类似衣架的器具放置其中,并让它保持旋转的状态……这样一来,我们便可将大脑打碎,也就是说使其液化。在此之后,我们再将尸体调转过来,让已成液体的大脑从鼻子中流出。”

有望揭开千古之谜

  在此次试验中,二人下一步要做的便是等待和观察了。布莱尔说:“这具木乃伊已经在常温下保存了近13年了,现在仍没有出现任何腐烂的迹象。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种制作方式是正确的。

美国用死尸造现代版木乃伊 23年未腐烂

  然而,“如假包换的现代木乃伊”的故事并没有就此画上一个句号。相反,研究人员却第二次朝着解开木乃伊千古之谜的道路前进:他们将这具木乃伊提供给其他希望找到古代木乃伊制作技术的科学家。有意思的是,古埃及法老王本希望借助木乃伊这种方式获得永世的安宁,但这个现代版木乃伊却会让科学界在几十年内不得安宁。

  此外,慷慨的布莱尔和瓦德也将组织样本提供给所有类型的研究。2007年,现代版木乃伊的骨骼样本便帮助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埃及古物学家安格利克·科萨尔斯,找到从古尸中离析DNA的最佳方式。科萨尔斯对被很多人疑为著名海特西朴苏女王的木乃伊可谓是情有独钟,这位女王是所有4名女法老中权势最大的一个。一直以来,埃及古物最高委员会便希望有人能够从这具木乃伊中离析细胞核内的DNA——从没有人能够解决这个天大的难题——并通过与从另外两具木乃伊(据信是海特西朴苏的父母)组织样本中提出的DNA进行比对,进而解开它的身份之谜。但这个最佳人选必须得到最高委员会的绝对信任。科萨尔斯说:“当从木乃伊中提出组织的时候,你不得不异常小心,因为博物馆馆长显然不希望任何人破坏他们的木乃伊。”

  科萨尔斯对来自现代版木乃伊的组织样本进行了试验,结果发现,她能够从骨骼中找回大量DNA,但与从皮肤和其它组织提取的DNA相比,这点成就显然没有任何意义。虽然如此,但最高委员会显然已对科萨尔斯充满了足够的自信,可以让她放手一搏,确定所谓的海特西朴苏女王木乃伊的真正身份。不久之后,在一间无菌室内,科萨尔斯将一根用于活组织切片检查的针头钻进一具埃及木乃伊的骨骼,当时古物最高委员会成员透过窗户焦虑地凝视着整个过程。

科学界的一件宝贝

  科萨尔斯说,现代版木乃伊“帮助修改了提取法方案,同时告诉人们应该从身体的什么部位找回最大量的DNA。”2007年,科萨尔斯从一具埃及木乃伊身上获取了第一个细胞核DNA样本,最终为解开木乃伊之谜——是不是埃及女王海特西朴苏——提供了强有力的初步证据。

  事实证明,“如假包换的现代版木乃伊”拥有持久的吸引力。布莱尔称,全世界所有研究项目的科学家都已向他们提出希望获得组织样本的请求。时下,他和瓦德每年至少要与现代版木乃伊上演一次“再聚首”——提取样本并观察它的保存状况。在获得永生的旅途中,木乃伊显然要受到很多人的打扰,但对于一名异乎寻常的多产的遗体捐献者来说,这不过是获得巨大声望的一种代价罢了。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