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363网 > 历史趣闻 > 大清王朝宝藏库之谜

大清王朝宝藏库之谜

来源:网络转载 2012-07-23 13:17:48 编辑: admin 查看:

  几百年前,大清皇帝的一纸“不许汉人入足辽东”的禁令带来了欲盖弥彰的猜想,于是,一个有关赫图阿拉与大清龙脉、宝藏库的传说就在清廷内室、皇宫大院以及江湖上流传开了……
  
  赫图阿拉,大清的龙兴之地、满族文明之摇篮、清王朝第一都城位于辽宁省抚顺新宾满族自治县的永陵镇东4公里处,坐落在苏子河南岸的一座横冈上。弹指一挥间,几百年过去了,不可一世的大清王朝早已烟飞云灭,但有关赫图阿拉与大清龙脉、宝藏库的传说,却依然如梦魇般缠绕在人们的心头。那么,赫图阿拉古城到底位于何处?里面曾经发生了哪些历史事件?传说中的龙脉、宝藏是否真实?或许性有走进赫图阿拉,才能解开这谜底。
  
  早春二月,又值大地回春之时,远在关东的长白山脉却依然是千山皓白、万里雪飘。白皑皑的冰雪,“水黑地白”的苏子河畔,人们穿行其间感觉就好像是在穿越一个混沌弥生之界,恍惚的仿佛不仅仅是人的感官,似乎还有那渐行渐远的赫图阿拉以及那个被冰封了的传说。寒风夹着残雪呼啸地掠过山冈,阳光下,一群黑色的乌鸦在赫图阿拉的上空盘旋着、嘶鸣着,“咕嘎,咕嘎,咕嘎……”,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悲鸣,是在呼唤那个名叫努尔哈赤的故人,还是在追忆着那段金戈铁马的辉煌岁月?
  
  赫图阿拉,满清王朝的发源地
  “赫图阿拉”是满语,汉意为“横冈”,即平顶的山冈。其建筑为一城一郭式(内外城式),城垣由土、石、木杂筑而成。据史载,努尔哈赤的曾祖父福满,当年建了6座城池,分别分给自己的6个儿子,其中福满的第四个儿子叫觉昌安,也就是努尔哈赤的祖父,分到的城池就是现在的赫图阿拉城。1559年,努尔哈赤诞生于赫图阿拉。作为满族和清王朝的龙兴之地,赫图阿拉是大清历代帝王心中不可替代之圣地,是龙脉之所在,所以随着清王朝的兴盛而日渐被尊崇和重视。清王朝不仅在此设府设厅,还派兵驻守,清太宗皇太极更是尊赫图阿拉为“天眷兴京”。清王朝定鼎北京后,顺治皇帝又封赫图阿拉为“创业之地”而敕建保护。
  
  汗宫大衙门,又称金銮殿、尊号台,是赫图阿拉的心脏所在,位于古城北侧的高冈上。万历四十三年(公元1615年)十一月,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把满族原有的黄、白、红、黑四旗中的黑旗改为蓝旗,并增加了镶黄、镶白、镶红、镶蓝旗,共八旗。此年的正月初一,手握“八旗”的58岁的努尔哈赤雄心勃勃地在赫图阿拉汗宫大衙门内“黄衣称朕”,自称为汗,大金国从此诞生。此后一个崭新的、宏伟的清王朝的第一都城——赫图阿拉便耸立在关东的大地上,同时进兵中原、一统天下的霸念在努尔哈赤脑海中酝酿而成了。走进大殿,正中央是努尔哈赤当年登基称汗的宝座,宝座前是努尔哈赤批阅奏折的龙书案,在龙书案的东西两侧有鹤衔莲花蜡台、熏炉和香亭。宝座左右两侧摆放着八旗。
  
  与汗宫大衙门相邻的是汗王寝宫,共分4间建筑。东一间是努尔哈赤与心爱的大妃阿巴亥住的寝室,设南、北二个的圈炕,中二间是汗王举行祭祀活动的场所,西间是努尔哈赤16个嫔妃合住的地方。据史料记载,汗王和大妃冬天睡在南炕,夏天睡在北炕,对面炕摆有炕桌、火盆,西间有南、北、西三面相连的万字炕,满语称它为突瓦,它有两个作用,一方面可以解决坐卧起居问题,另一方面又可以通过炕面散热来取暖,可谓一举两得,实用而方便。但16个嫔妃合住一个房间,细想起来却感觉有些蹊跷而不可思议。
  
  汗王井下,神秘宝藏
  据清代野史记载,努尔哈赤曾掠夺了数以千万计的黄金、白银以及大量的珍宝财物。由于满族当时是游牧民族,对食物、财物有着强烈的储备意识,所以,这笔数额巨大的宝藏被秘密地运到了当时的大金国都——赫图阿拉,并藏在了一口名日汗王井的古井内。汗王井位于内城中部,正白旗衙门冈下西南方,为赫图阿拉城内惟一一口水井。三百多年来,城内军民皆用此水,故有“千军万马饮不干”之誉。因努尔哈赤在此城“建元称汗”,故得名“汗王井”。
  
  那么汗王井下到底有没有传说中的宝藏呢?这须从大妃阿巴亥说起。阿巴亥是努尔哈赤最宠爱的十四子多尔衮的母亲。生前,努尔哈赤一心想把王位传给多尔衮,但其一死,汗王之印却落在八子皇太极的手上。皇太极虽然得以继位,但国库中的金银财物却依然掌控在阿巴亥的手中。为免夜长梦多,皇太极向软硬不吃的阿巴亥下了最后的通牒,要么交出全部的宝藏,要么与努尔哈赤一起殉葬。出乎皇太极意料的是,阿巴亥竟然选择了为努尔哈赤殉葬的这条死路。阿巴亥死后,一心惦记着宝藏的皇太极挖空了心思寻找宝藏,最终在他的淫威酷刑之下,内务府的官员道出了这笔宝藏的去向,即从内务府的暗道运往了汗王井。于是,急不可耐的皇太极立即命人从汗王井与暗道两个入口处顺藤摸瓜寻找。但是,两批被派下去寻宝的人,一去却无音信,同时被用来传递信息的绳子也不知被什么动物咬断了。
  
  心有不甘的皇太极又接连派下去了好几批人,结果依然是有去无回。皇太极不禁恼羞成怒,下令掘地三尺,大有不挖出宝藏绝不罢休之势。谁料军士们刚抡起锹镐,准备挖掘时,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骤然间黑云蔽日,同时一股浓烟从汗王井中滚滚而出。浓烟散尽,阿巴亥从井中而出,皇太极当即吓得魂飞魄散。阿巴亥怒斥皇太极念财忘义、不思进取,并告之此宝藏是大清的国本运数,将护佑大清国运昌盛,江山永固。惊恐万状的皇太极当即跪地叩拜,并发誓不再寻找宝藏。话音刚落,天空云开雾散,一切又恢复如旧。曾经的井口通道与内务府的秘室暗道,也在云开雾散的那一刹那,消失得无影无踪。
  
  从此,大清宝藏的真实位置便不再有人知道,同时,宝藏的下落也就越发变得扑朔迷离起来。此后,一代又一代的清王朝执政者们只知道大清在关外还埋藏着一笔珍宝,但谁也说不清这笔宝藏究竟藏在何处。
  
  索伦杆子与石碑,神秘的传说和寓言
  塔克世故居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的父亲塔克世与祖父觉昌安的府宅。故居东院为塔克世夫妇所居。1559年,努尔哈赤就降生在了这老屋东侧的一个四合院茅草房内。“口袋房,万字炕,烟筒出在地面上”,努尔哈赤的故居是一座典型的明代辽东女真建筑——口袋房,中为客厅,两侧为起居室。口袋房是东面开门,进屋之后往西走,整个房屋就像口袋一样,据说这样设计可让整室内始终保持在一种恒温状态之中。
  
  从努尔哈赤的故居出来,夕阳已经微斜。当我把目光再一次投向老屋时,一根被安插在一个汉白玉石座之上的木杆,吸引住了我的眼球。仔细打量,那木杆顶部还套着一个锡斗。感觉有些新奇,于是就向一位正蹲在篱笆墙下抽烟的满族老人打听。
  
  “这可是一根非同寻常的木杆啊。”老人一开口,就把我的胃口给吊了起来。在我再三的恳求之下,满族老人慢悠悠地给我讲起了一个有关索伦杆子与乌鸦的传说。老人指着那木杆说,这叫索伦杆,它是满族传统的祭天神杆。老罕王努尔哈赤青年时给辽东总兵李成梁作仆役,李成梁看出他日后必定反明,于是想杀掉他。老罕王得知此消息后就逃跑了,怕放虎归山而留后患,李成梁派兵穷追猛杀。眼见就要追上了,这时一大群乌鸦从天而降,落在了老罕王身上,将他严严实实地遮盖住。追兵以为是一棵树,没有理会老罕王得以活命。为了感谢乌鸦的救命之恩,他统一满族各部之后,下令满族百姓都要在自己的院子里竖立木杆套锡斗,以美味祭祀乌鸦,这就是满族民间流传的“索伦杆子”的由来。
  
  在老人的长长的叹息声中,夕阳终于依山而落了。告别了老人,当我正准备往山下而去之时,一阵清悠的钟声从背后的古城上空响起。在回荡的钟声中,一群如幽灵般的乌鸦争先恐后地鸣叫着冲向赫图阿拉,冲向那一根根耸立于夕阳余辉中的索伦杆子……
  

上一篇:雍正登基之谜 下一篇:埃及艳后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