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m.49363.com

网站地图

未解之谜网_世界未解之谜从这里开始解密!

魔鬼鱼,七鳃鳗在英国一些河流中卷土重来

 更新时间:2017-05-01 10:22

  国际媒体不久前报道,“吸血魔鬼鱼”七鳃鳗在英国一些河流中卷土重来,美国科学家则找到了对付外来七鳃鳗的新办法。那么,七鳃鳗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动物?科学家找到了什么新办法来遏制它?

魔鬼鱼,七鳃鳗在英国一些河流中卷土重来

  英国本土有3种七鳃鳗:欧洲河流七鳃鳗、欧洲溪流七鳃鳗和海洋七鳃鳗。它们的幼鱼全都生活在河底淤泥中,像海绵一样滤食,然后像蝴蝶一样变形。溪流七鳃鳗成年后并不依靠其他鱼类生存:它们甚至永远不会产生消化道。它们只是交配,并且在变形后很快死亡。河流七鳃鳗的确会依靠其他鱼类生存,它们迁徙到海岸吃其他鱼。海洋七鳃鳗也如此,它们会游到更远的海域,在数年时间里吸食海鱼的血,然后返回河流,就像鲑鱼那样。

  当你观察七鳃鳗的DNA时,事情就有点复杂了。尽管溪流七鳃鳗与河流七鳃鳗的样子和行为有着明显的差异,但它们的基因差异却很小,它们甚至能互相交配。最近的研究表明,虽然这两者的基因几乎完全相同,但负责生长速度及某些重要激素释放的那些基因在这两种七鳃鳗身上的表达不同。这些极小的差异导致了明显不同的生命历史。

  古人熟知魔鬼鱼

  波利奥(?—公元前15年)是罗马皇帝奥古斯都的朋友,被奥古斯都任命掌管着罗马帝国在亚洲的一个省。晚年波利奥生活奢华,对待奴隶很残暴。如果他对奴隶不满意,就会把奴隶喂给他在池塘里豢养的七鳃鳗吃。这被认为是一种极度残忍的做法。

魔鬼鱼,七鳃鳗在英国一些河流中卷土重来

  據年代为公元40年的一份史料记载,有一次,波利奥的一名少年奴隶打碎了一只水晶杯。波利奥下令把他投入鱼塘喂七鳃鳗。这名少年从抓捕他的人手中滑落,然后跪求波利奥让他换一种死法——他实在不想让七鳃鳗把自己吃掉。这一次,波利奥终于发了善心:他下令释放这个男孩,并且在男孩面前打碎所有水晶杯,最终用土填埋了豢养七鳃鳗的鱼塘。

  古罗马历史学家普鲁塔克在其《论动物智慧》一书中记述说,罗马雄辩家亚森巴巴斯(大约公元前54年)嘲笑另一位罗马雄辩家克拉苏斯:难道你没有因为你家鱼塘里的七鳃鳗死了而掉泪?克拉苏斯反唇相讥:难道你在埋葬自己的三个妻子时掉过泪?克拉苏斯言下之意是:你对一条鱼(注:七鳃鳗不是鱼,而是鱼形动物)都那么看重,却为何不看重你的妻子?难道你的妻子就连一条鱼都不如?

魔鬼鱼,七鳃鳗在英国一些河流中卷土重来

  从上述记载(尽管其中一些细节的真伪有待证实),能明显看出古罗马人就已熟知七鳃鳗这种动物的凶猛。事实上,七鳃鳗的凶猛到了今天也一样。据英国媒体2016年5月报道,“吸血魔鬼鱼”七鳃鳗在英国一些河流中卷土重来,在河里游泳的人因此面临危险。据报道,七鳃鳗有剃刀一般锋利的牙齿,还有吸力大得吓人的吸盘。七鳃鳗体长可达1.2米,它们有时也会袭击人。

  在美国一些湖泊里,也出现了七鳃鳗袭击人的事件。甚至有人报告说,自己在尚普兰湖(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同时被7条七鳃鳗袭击。另一名受害人说:“当时我已经游了两三个小时,突然感到自己腿上有东西,就像是手机振动,但我接着就意识到自己被咬了。我伸手想把它扯掉,结果摸到了它。它死死吸在我的腿上,它比我的手腕还粗。我被吓坏了。它就像是蛇。我想抓住它,但它一下子就从我手中滑走。它有1米多长。我刚扯掉它,它又一口咬上。我最终控制住它,把它甩开了。它游得好快!它的攻击性很强,你很难挡开它。它铁了心要吸你的血。”

  据报道,在工业革命时期人们修建多条鱼梁(拦截游鱼的篱笆)之后,英国河流中的七鳃鳗数量一度大为减少。在打开能通过鱼梁的鱼道或拆除鱼梁后,七鳃鳗、鳗鱼、鲑鱼和犬牙石首鱼的数量都增加了。动物的回归说明水质改善。之所以打开鱼梁,是因为许多鱼种需要通过从海洋到河流上游的迁徙来繁殖、进食及完成生命周期。

  早在中世纪,英国人就认识到七鳃鳗不同寻常。12世纪的一本动物寓言集写道,“七鳃鳗全是雌性,而且它们是与蛇交配产生的。所以,渔民都说七鳃鳗是一种水蛇。”该寓言集还警告说,捕猎七鳃鳗并不容易,“你得用棍子反复击打它。事实上,它的致命点是它的尾巴。你打它的脑袋,很难打死它。但如果打它的尾巴,它很快就死了。”

魔鬼鱼,七鳃鳗在英国一些河流中卷土重来

  七鳃鳗肉的热量很高,味道也很好。这让七鳃鳗成为中世纪餐桌上的一种很有用的补充,因为宗教斋戒经常会限制吃肉,只有鱼肉例外。事实上,每年的斋戒日子长达大约4个月。英国王室及贵族一度视七鳃鳗为度过斋戒日的一种美食。据说,英国国王亨利一世1135年因过多食用七鳃鳗而死。但实际上,他的死因更可能是食物中毒(七鳃鳗也有毒性)。历史学家并不清楚亨利一世是怎样吃七鳃鳗的,因为没有发现在他统治时期的菜谱。然而,只比他的朝代晚一点的菜谱表明,人们把七鳃鳗连同其血液再加上大量酒,一起烹饪。

  中世纪厨师有很好的理由来采用这些菜谱——如果当初他们确实要找这样的理由。当时,基于四种“体液”的古希腊医疗理念仍被认为是合理的。根据这一理念,食物有自己的“体液”,“平衡的”饮食必须把属于冷湿范畴的鱼放在热烈范畴的酒中烹饪。这甚至被用来解释亨利一世之死。冷湿“体液”属于年迈者,因此,对于像亨利一世这样年事已高的人来说,吃七鳃鳗只会加剧他身体的“冷湿”。当然,这样的解释只是后人的猜测。

  尽管七鳃鳗被认为对老年人构成危险,它们却继续受王室青睐。当属下对王室餐桌供应的七鳃鳗数量不够时,英王约翰会大发雷霆。他认为这是对国王的蔑视,因此格洛斯特(英国西南部港市)会遭遇巨额罚款。

大家都在看